县(市)区政协
鹿城
龙湾
瓯海
洞头
乐清
瑞安
永嘉
文成
平阳
泰顺
苍南
龙港
首页
> 县(市)区政协 > 乐清
     
 
加快托育机构建设普惠性发展 让3岁以下的娃得到更多照护
【来源:乐清市政协】 【 】 【2020年05月22日】

5月13日幼儿园大班段返园,5月18日中班、小班段返园。幼儿园的孩子们终于要开学了,家长们总算松了口气。但对于家有0-3岁婴幼儿的上班族家长来说,娃无处入托缺人照护的难题始终是他们的烦恼。民有所呼,政协委员有所应,最近部分政协委员就当前乐清托育市场存在的问题进行深入调研,并积极建言献策。他们认为完善托育机构建设,推进托育机构普惠性发展已迫在眉睫。

家长的烦恼:0-3岁婴幼儿入托难入托贵

婴儿早期教育是人生开端的教育,对一个人的终身发展起着重要作用,更关系到国民整体素质的提高。近年来,由于人口结构的变化,人口老龄化和家庭规模小型化趋势不断加强,家庭抚幼功能有所弱化。全面实施“二孩”政策后,婴幼儿家庭的托育服务需求日益增长,而目前乐清市托育机构短缺,0-3岁婴幼托育市场供需矛盾日渐突出。

据了解,2019年,乐清出生人口15771人,有0-3岁婴幼儿47900人,家长对2-3岁幼儿托育的需求最为强烈。全市共有准办级以上幼儿园226所,其中公办园24所。公办幼儿园不招收3周岁以下的婴幼儿,少数民办幼儿园有招收24个月以上幼儿的托班,但只招收1个班。登记的托育机构55家,普遍规模较小,最多的一家招100余人,其他的机构仅招30-50人,甚至更少,乐清市能进入照看中心的婴幼儿不足10%。全市5万多家企业自身办托育机构动力不足,仅有正泰、德力西等少数企业有托育机构,供需矛盾十分突出,有效供给严重不足。

此外,托育市场较为混乱,大部分托育机构仅有工商登记。部分托育机构以独立经营的咨询或服务公司形式存在,对公众打着早教旗号,服务较好但托费普遍较高,部分机构一学期收费高达18800元,一年收费近4万元(不包括其他费用),一般工薪阶层难以承受。部分托育机构只是简单看护,设施相对简陋,师资力量堪忧,甚至有部分连工商登记都没有,多为个人或者亲属之间代为照看,处于监管的灰色地带。此外,托育机构“低小散”现象普遍,安全隐患大。政府部门对托育服务重视不够,引导支持不足。

托育服务人才短缺,幼托人才培养吸引力较弱。由于“托班”孩子年龄较小,自理能力差,需要有教育和保育方面经验的人员。目前,师范类院校学前教育专业学习范畴为3-6岁幼儿的相关理论及知识,无法适应0-3岁婴幼儿保教需求。持有幼儿园教师资格证同时持有劳动部门认可的育婴师证书的教师很少,尤其是在护理技术和医疗保健技术的普及上极度欠缺。托育机构教师待遇不高,加上0-3岁不属教育管理范畴,带来教师职称评审难,在同等工资条件下,学前教育教师更愿意选择去幼儿园。

他山之石:瓯海经验值得借鉴

3岁以下婴幼儿照护服务是一项新兴事业,虽然全国目前都处于探索阶段,但也不乏先行者,比如瓯海地区开启照护托育有政策可依、有行业标准、有监管主体的多元体系阶段。截至去年10月,瓯海区17家0-3岁婴幼儿托育机构集体开园,设班级52个,提供托位965个,其中普惠性托位810个,占比83.94%。瓯海创新开展6种普惠性、可复制的试点模式,即社区卫生服务中心试点家庭照护服务、幼儿园托幼一体化、区机关事业单位承办、社区配套用房承办、企业单位内部承办、社会机构市场化承办。这些经验值得乐清市借鉴。

委员建议:加快托育机构规范化建设

委员黄小双:乐清市可挖掘现有资源,拓展托育开办渠道,增加托育服务市场供给。可借鉴瓯海成功经验,推出企(事)业单位联办模式。在市行政中心、乡镇(街道)社区、企(事)业单位建设婴幼儿照护服务机构,托管时间与职工上下班时间一致,为机关职工、社区居民、企(事)业职工家庭0-3岁婴幼儿提供就近就便的照护服务。特别是在乐清经济开发区、北白象大桥工业园区等大量企业聚集区,动员企业协同其他社会力量积极参与开办托育机构。鼓励支持有条件的幼儿园向下延伸,在场地、师资、课程相对独立的前提下开展全日制托班和周末亲子早教班。也可以在乡镇(街道)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划出托育专区,整合升级现有的预防接种、妇幼保健、“三优中心”的资源和功能,专业指导家长掌握科学育儿技能。

委员王腾飞:建立融合机制,构建规范托育行业体系。明确幼托教育准入门槛,消除监管盲点。由政府牵头,联合卫健、教育、民政、市场监管、消防等部门制定工作方案,明确婴幼儿托育机构准入条件,对场地条件、设施设备、安全卫生、人员资质等出台基本的标准和规范。建立信息互通平台,形成监管合力,对无证照经营或打着早教牌子,超范围、高收费的婴幼儿托育机构给予引导整改,对逾期不整改的坚决取缔,逐步建立起行业标准体系。

委员倪依依:建立融合机制,培养幼托人才。由卫健和教育相关部门牵头,成立婴幼儿照护服务指导中心和早期教育指导中心,前者负责婴幼儿照护服务机构卫生保健方面的监测与业务指导,后者通过引进早教名师并科学开发课程,指导幼儿园开展托育一体化。由妇幼中心专业人员、教育系统早教老师、托育机构骨干力量组成专家队伍,进行科学精准的专业指导。由市人社局、市卫健局共同培育从业人员队伍,给予免费人才培训和补贴。市人社局组织育婴员、保育员职业技能资格培训,市卫健局妇幼中心举办卫生保健人员、保育员岗位知识培训。

委员周旋律:加大扶持力度,发展普惠性托育机构。政府要积极引导社会托育机构,要将托育服务体系建设纳入政府年度财政预算及政府购买服务的范畴,从制度上优化公共服务资源配置。鼓励社会力量通过公建民营、民办公助等模式兴办婴幼儿看护服务机构。由政府主导调配社会资源,包办前期场地选址、设计装修、设备采购等环节,水电气费用均予以居民价格待遇,降低托育机构的投资成本,更好地吸引优质托育机构“拎包入住”。借鉴瓯海区的成功经验,政府通过提供场地、减免租金、税费优惠、教育津贴、以奖代补等一系列补助措施,通过限价招标等方式有效控制收费标准,降低婴幼儿入托费用。打造集成式婴幼儿照护服务信息管理平台,利用互联网、大数据和智能终端设备,对婴幼儿照护机构的申办过程、综合监管、信息公开、诚信记录及业务数据等进行信息化管理。经营者、家长、归口管理部门、相关职能部门均可通过互联网端开展自查和巡查,让“机构省心、家长放心”。





【浏览次】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